保清華百年基業,靠學術風骨,而非政客小惠

動力機械工程學系  彭明輝

 

    本校校務會議以102票對10票的舉手表決方式,通過清交合併意願書,內含同意公法人化。交大以76票贊成對50票反對而被否決。成功大學則「含淚」表決接受公法人化。絕大部分媒體的報導與讀者投書都一致指向:這一切無非是為了要搶教育部空中畫餅的「五年五(無)百億」,並暗批搶錢的大學「學術風骨無存」。此舉已傷及清華之形象,但並非無可挽回。

    本案在校務會議中被當作一般動議處理,雖經出席委員異議,卻未經表決而由主席裁示為一般動議,此舉已違背開會正常程序,可以通過程序委員會要求該案重新表決。由於公法人化在險惡政局下將埋下無窮禍源,個人在此呼籲對合併意願書一案重提表決,並在重新表決時挪除與公法人化有關之所有文字。

    公法人化無利可圖而後患深遠,李家同教授與交大李威儀教授皆曾為文詳細分析(請看交大教師會網頁:http://fact.nctu.edu.tw/WEBMAIL/merge/news.htm)。 簡言之,教育部法人化草案中擬設有權無責的校董會,可以巧妙地干預人事、組織章程、所系廢立等重大校務,實質侵損憲法保障之大學自主權,卻又因白手套的存在而難以查獲實證;草案中又暗藏政府可以減少對大學經費補助的玄機,可以導致國立大學私校化與學店化,而嚴重侵損學生受教權;草案更明確規定新進教師不受公教人員退休制度保障,極可能挫折優秀學術人才的任教意願。以「追求大學卓越」為藉口而設的公法人化制度草案中,到處暗藏「學術江河日下」之玄機。

    由於政院草案備受學界與立法院爭議、批評,公法人化目前無任何法源依據,立法院且已決議制止教育部用公法人化綁清交合併。日前清大校務會議有關公法人化的決議,無異於簽署一份隨人宰割的空白支票,此舉悖情、悖理、悖法,不知所圖者何?假若公法人化之條件改為「所有現職教師一律依新制退休」,校務會議想必會是123票對0票否決法人化。由此可以推想:清大公法人化之日,優秀學子將擔心清大私校化與高學費化而裹足不前,優秀學術人才無心應聘,清大將從此日趨下游。

政客所圖無非個人三、五年之私利,而大學所圖乃百年樹人之基業,校務委員何故不為新進教師與清華的百年基業設想?贊同兩校合併與法人化者每每含怨陳詞:清大經費不足,不得不屈從教育部的要脅!此論實大謬不然!

假如清大今天因為「五年五百億」的大餅而遭斷絕學術卓越計劃之門,只要挺起腰骨斷然拒絕教育部「五年五百億」之要脅,就能以既有的學術成就回到學術卓越計劃中與他校正面一較長短。再者,今日體制上教育部仍須對清大常態經費負全責之際,清大便已無力面對要脅;法人化後教育部隨時可以斷然大幅削減經費,屆時清大更將如何自保?況且,今日立法院之制衡力量仍在,清大竟已無力抗拒教育部之挾持,他日法人化後,豈不更加任人上下其手?更有甚者,今日輕易屈從,無異於明示政壇敗類:學界風骨不存,但以預算稍事威脅,即可予取予求。校務會議諸公進行表決時,是否已充分警覺此舉可能在示人以可欺,從而引狼入室?

假如不管法人化與否,清大都必須要持續面對教育部隨時可能用經費要脅之險惡政治局勢,則法人化之前清大抗衡的力量遠遠大於法人化之後。今日若以屈從換一時之安適,又與飲鴆止渴何異?因此,根本之計在於如何選舉適任之校長,積極整合歷任校長、校友與社會清流,通過立法院抗衡政治上的不義脅迫。

戒嚴期間清大歷任校長風骨凜然地聘任黑名單學者任教,不受教育部脅迫,從而立下清大多年來學術清流的風範。交大教師的作法也值得敬佩:他們通過教師會組織起來,並動員相關立法委員來牽制教育部的無理要求。這樣的風骨,會不會比「一時屈從而萬代不復」更好?

    君子風骨不存則亂臣賊子無所懼,豈可不慎?圖一時不如圖百年,還望諸位同仁深謀遠慮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清華大學教師會 的頭像
清華大學教師會

清華大學教師會

清華大學教師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